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

竹马达达兔免费版观看,太子妃升职记达达兔视频,神马电影第九达达兔在线

    第二天,她叮咛儿子跟好老太爷,别落单,自己则一大早就去找潘修贤,在他上工前,两人一番深谈。

    「你真的决定了?」他的表情很复杂,有担心,有喜悦,也有不忍。

    「我决定了,凌茵茵总是不停的找下人麻烦,动不动就要林嬷嬷左右开弓的赏下人耳光,我不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到希儿也这么待人!」

    他摇头,「左爷最近真的很忙,才无法劝阻吧?我在酒坊有听到何昆总管――他现在是酒坊内最大的总管,他说爷在追一笔很大的帐款,一定要追到,所以去了一趟江南。」

    去江南追债?原来这就是他口中可以放心去做的要事?她不由得苦笑。

    也是,两人的背景差太多,在她眼中,他已富可敌国,但对他而言,再多的钱都嫌不够吧……

    「其实再想想,凌茵茵说的话也没错,或许要用她那样的心态才能在左府生存下来,而我不适合,希儿更不可以在那样争宠或争权的环境下成长。」这是她的坚持。

    潘修贤看着她眼中的坚定光芒,「好吧,我支持你。」

    她放心一笑,「那好,这事越快进行越好,我不知道斯渊什么时候会回来,但至少希望是在你跟希儿已经有了好的开始后才回来。」

    「那这样吧,明天,你把希儿带来,我会请个假,带希儿去走走。」

    请假?她觉得不妥,但想想这事的进行的确越快越好,不然,甭说老太爷常出去,连她都不想留在左府,但她还不能走,她得跟斯渊说清楚才能离开,不然,就算到天涯海角,她相信他也一定会将他们母子找出来的。

    「那就这么决定了。」

    这一晚,她拥着儿子躺在舒适的雕花大床上时,几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了口,「希儿,若你真的想要一个爹,娘就给你一个爹。」

    「什么意思?」他昏昏欲睡,不是很懂娘的意思。

    韩薰仪深吸口气,「我的意思是潘叔叔对你也很好,是不是?」

    迷茫的明眸顿时睁大,他惊愕的看着娘,「我不要,我要自己的爹!」

    她眼眶微红,伸手轻抚他俊秀的脸颊,「娘知道你很聪明,听得懂娘说的话,你跟茵茵小姐相处过,而她,势必会成为你的大娘,可是依她对娘的态度,她不可能爱你,也绝对无法好好待你,这样,你也愿意留在这里吗?」

    这一听,他扁着唇,有点担心。事实上,他真的挺怕那个凶巴巴的女人!

    她将孩子的神情全看在眼里,也心疼不已,「听娘说,潘叔叔虽然不是你亲生的爹,但他善良、忠厚、温和,绝对是一个好人。」

    「那爹呢?」左承希问。

    「娘会跟他解释清楚的,你就不必担心了。」

    怎么办?他真的也不知道了,曾爷爷今天有跟他偷说一个秘密,那就是爹今儿个就回来了,只是得先到酒坊去处理这一个月不在而堆积的待办事务才没回家。

    但他不能跟娘说,因为曾爷爷说爹要给娘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唉,这下子,到底是谁给谁惊喜呢?他的小脑袋都犯糊涂了。

    翌日,韩薰仪佯称要带儿子一起出去买些食材,便将他带出左府。

    左老太爷派了辆马车载他们去,一方面是方便,一方面也是担心她受不了气焰高涨的凌茵茵相处后,干脆走人,那他可怎么跟孙子交代。

    马车在市场附近停下,韩薰仪随即带着左承希下车,手牵手的走进热闹的市场后,避开人潮,左弯右拐尽往小巷弄走,刻意闪避等待在马车前的左家小厮目光,一路闪闪躲躲的转至他们过去住的胡同,潘修贤已在屋里等候。

    「潘叔叔。」左承希在娘的眼神示意下,乖乖的打招呼。

    他蹲下身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希儿,叔叔很开心你娘愿意给我一个照顾你们的机会,如果可以,希望希儿也可以把我当成爹来看,当然不必急着喊我爹,只是,有什么需要或想说的话,都可以跟我说。」

    潘修贤这次是鼓起勇气要给他们母子幸福。而且,薰仪也答应了他,只要他跟希儿的关系渐佳,她愿意跟他搬到其他城镇去生活。

    「喔。」左承希叹了口气。他觉得还是自己的亲爹好啊。

    「没关系,我们有很长的时间,一切慢慢来。」韩薰仪不想逼孩子太紧。

    她跟修贤哥已有共识,至少要等到希儿点头,她跟他才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左承希看看温柔的娘,又看看笑得腼腆的潘叔叔,心里可急了。他的爹真的要换人做做看吗?那怎么成!

 竹马达达兔免费版观看,太子妃升职记达达兔视频,神马电影第九达达兔在线    韩薰仪又说:「今天叔叔特别请假要带你四处玩一玩,你要听话。」

    是吗?他眼睛陡地一亮,「好啊。」

    她一愣,讶异儿子的兴奋,但再想到他毕竟是个孩子,贪玩也是正常的。只是没想到希儿那么快就接受修贤哥……虽然困惑,却也觉得这是好的开始,于是,她将孩子留给潘修贤,先行离开。

    他看着粉雕玉琢的男孩问:「你想到哪里去玩?潘叔叔带你去。」

    「好啊,我想去我爹的酒坊,曾爷爷带我去过,那里很好玩的。」而且,今天他的爹就会在那里呢!

    什么?潘修贤苦了张脸,「可、可是――你娘可能不会希望我带你去那里。」

    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他才找人替他请假,却带着希儿出现在那里……这不是――

    要怎么解释?

    左承希双手抱胸,噘起嫩唇,「不行吗?哼,还说想当我的爹,我想去的地方又不肯带我去,那我找爹还是曾爷爷带我去好了。」一说完,小家伙还真的转身就要走人。

    他连忙上前拉住他,投降的无奈道:「好吧,潘叔叔带你去。」

    只是,潘修贤在驾着为方便载物买的破马车载左承希到城郊的左家酒坊时,他马上就后悔了。

    是冤家路窄,还是老天爷在捉弄他?他那样害怕遇见左爷或老太爷,竟让他碰上了?

    左爷什么时候不回来,怎么偏偏这时候回来?而且,看得出来,还是在酒坊的别馆过了一夜?所以,他看来没有风尘仆仆、疲累之色,反而是一身的神清气爽。

    更糟糕的是,连老太爷也在,爷孙俩显然是约好的,才会老太爷的马车刚到酒坊大门,左爷就已经在大门前候着了,糟的是他跟老太爷的马车就一前一后的停在酒坊大门。

    「咦?是爹跟曾爷爷呢!」坐在他身旁的左承希也眼尖的看到他们了。

    潘修贤大惊失色,直觉的要将孩子抱住,不让他下马车,但那小子像泥鳅似的俐落跳下马车,竟然还刻意的转身,看着坐在车夫位置上的他大叫,「爹,酒坊到了,你快下来啊!」

    「爹?」他傻了。

    熟悉的稚嫩嗓音,引得左尚霖跟左斯渊同时回头,在看到穿着绸缎棉袄的左承希时,同时一怔。

    「爹,快啊!」小家伙像是怕左家两个大人没听见似的,竟然又兴高采烈的喊了潘修贤一声爹。

    他顿时脚软、头皮发麻,连下车都不敢了。

    「潘修贤!」左斯渊走了过来,那神情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呃――左爷,呃――老太爷,你们好。」他不得不下车行礼,艰涩的开口,头垂得低低的,不敢正视那对爷孙。

    「今天不必上工?现在才来?」左斯渊冷声又问。

    潘修贤吞了口口水,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呃――有事,那个――希儿,我们回去找你娘――」

    「他留在这里就好,你有事,就自己先走。」左斯渊硬逼自己沉住气。他相信希儿会叫潘修贤「爹」绝不是随意叫的,必定又出了什么事。

    「可是,他是薰仪交给我的……」他鼓起勇气回答。

    「薰仪也是你叫的?还不走!」

    左斯渊冷眼一瞪,气势立现,身为下人的潘修贤吓得勇气又被打散,在看到愉快的牵着曾爷爷手的左承希,也只能再次驾马车走人。

    情况不妙,左爷一定有听到希儿刻意高喊的那两声「爹」,不成,不成!他再赶快去左府一趟,通知薰仪,要她有心理准备面对左爷的怒火啊!

    一见他离开后,左斯渊立即气呼呼的回过身来,瞪着儿子,「希儿,你刚刚喊他什么?」这个死小孩,搞不清楚谁才是他爹吗?

    「爹啊!娘说,潘叔叔会成为我的第二个爹嘛,我就叫看看。」他也很委屈好不好?好心来通风报信,亲爹还一副想揍他的样子!

    「你说什么?」

    左斯渊雷吼一声,左承希赶忙用双手捂住耳朵,但还是瑟缩一下。没想到爹的声音像雷公一样大。

    左尚霖的反应更大,摇头晃脑、长吁短叹,只差没一把鼻涕一把泪了,「这下惨了,真悲哀,自己的儿子喊别的男人爹,自己的女人还要跟别的男人成双成对,这算不算是一种众叛亲离?」

    「爷爷!」他忍不住吼了罪魁祸首。「别忘了,是谁硬要我先娶凌茵茵,再娶韩薰仪的!」

    「我哪会知道你看中的女人脾气那么硬,不肯当小的?」左尚霖气得吹胡子瞪眼。他也很无辜好不好?「一个皇商三妻四妾都不嫌多,是她那么固执,也是你眼光太差!」

    左斯渊咬牙切齿。简直快气疯了!

    看看曾孙,再看着孙子,「不过,那朵花要是让刚刚那粗人给摘了,你的儿子要喊别的男人爹,这对我们左家而言,也是颜面扫地的事儿!」

    「所以,我不用娶茵茵了?」听出爷爷语气似乎松动了些,左斯渊稍稍冷静,试探性的问道。不用娶凌茵茵,他就可以尽快将孩子他娘迎娶为妻了!

    「不!茵茵要娶,薰仪也要娶。」左尚霖顿了下,因为曾孙拉了拉他的袖子,「希儿乖,我跟你爹说完话,再跟你说。」他安抚曾孙后,再看向孙子,「总之,你那么优秀,怎么可能搞不定两个女人?别让我对你失望,回家去找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