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

知否电视剧免费看达达兔,百度达达兔电影网,达达兔影视达达兔影视da

    最后,苏璇终究还是将段元凛给留下了,虽然这一夜根本就是场硬仗,与其说是在欢爱,倒不如说是在互相较劲,谁也不让谁。

    凭苏璇完全空白的床笫第经验,本来就不可能会是段元凛的对手,所以她很快兵败如山倒,被他彻底掌控局面,输得凄惨狼狈。

    然而,幸好她还是顺利与他共度一晚,达成了计划,尽管他在离去时还故意“提醒”她,说她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接下来会有的后果她最好真有那种勇气承担,别担不起就开始怨天尤人,她还是不悔。

    他不来最好,他以为她真的希罕他吗?要不是想生回原本失去的那一个孩子,她连进宫都不想。

    那夜过后,段元凛就如他自己所说的,不再出现在苏璇的寝宫内,彻底冷落她,但他依旧在暗地里观察她,看她会使出什么手段扭转自己的劣势,引诱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

    后宫的女人都是这样,为了能够得到他的宠幸无所不用其极,他料想她也差不到哪里去。

    因此,不知不觉,一个月又这么过去了――

    “皇上,不知您今晚打算上哪一位娘娘那儿去?”

    时近傍晚,负责每日侍寝安排的太监端了个放满小牌子的盘子进到御书房,来到段元凛身旁,每个牌子上都写着一位嫔妃的名字,排列整齐,就等着他挑选。

    段元凛瞄了上头的牌子一圈,浓眉微蹙,“怎么不见苏嫔的牌子?”

    同样在一旁随侍的文轸微讶地偷瞧他一眼,这倒是自己待在主子身旁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主子主动关心起后宫嫔妃的状况。

    太监心一虚,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到苏璇,连忙答道:“苏嫔娘娘这几日不方便侍寝,所以就没放上牌子了。”

    按照规矩,月事来以及生病有恙的妃嫔是不能侍寝的,而十日之内曾经侍过寝的妃嫔也会被暂时剔除,好给其他人机会,太监会先将这些人的牌子过滤掉,才呈给皇上挑选。

    “只有几日而已?不是整整一个月?”段元凛冷冷一笑,“究竟是她真的‘不方便’了一个月,还是你擅作主张让她‘不方便’了一个月?”

    “皇上请息怒!”太监吓得赶紧跪地解释,“苏嫔娘娘宫内的宫女的确每日都来回报娘娘今日又不方便,奴才只是照实办理,绝无欺瞒皇上的意思。”

    “宫女每日都来回报不方便,难道你从不觉得有异,就这么愚蠢的信了?”段元凛继续冷睨着太监。

    她现在正在出什么招?故意不让太监放她的牌子,将她唯一能够引他想起她的路给舍弃,如果不是他还有些惦念着,或许根本不会发现这件事,也早就将她给遗忘了。

    难道她真的甘心就此被冷落,孤零零的在后宫终老至死,就像她曾经承诺过的一样?

    任何代价,臣妾都受得起,而且绝无怨言。

    段元凛浓眉皱起,现在回想起来,她那时的笑容不是挑衅,而是真的这么打算,只不过当时的他直觉认为她在耍心机,以为没有一个女人会不想得到他的宠幸,以致错判形势。

    “奴才……奴才觉得,后宫娘娘众多,就算少了苏嫔娘娘一个,也还有其他娘娘抢着要侍寝的机会,也就……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了。”太监结结巴巴的坦白。

    他当然知道一直“不方便”肯定有问题,而他也确实为了这件事去过苏嫔的寝宫内,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苏嫔笑容柔美的塞给他不少钱,要他睁只眼闭只眼,看在钱的面子上,他就不再多问了。

    其实不少嫔妃为了能有多一些侍寝机会,也会偷偷塞钱贿赂他,要他放牌子的时候特别“关照”一些,将她的牌子放在最容易引起皇上注意的位置,不然就是在皇上挑牌子的时候适时“指引”一下,所以,他私下收贿也早就已习惯了,可苏嫔却是第一个不求关注,只求皇上忽略她的,因此让他印象深刻。

    如果知道皇上始终在注意苏嫔的牌子,他就不敢明目张胆这么做了,顶多就是将苏嫔的牌子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减少她被皇上点召侍寝的机会。

    “你觉得?这座王宫究竟是你在作主,还是本王在作主?”段元凛瞬间沉下嗓音,这家伙也太自作主张了,竟忘了自己只是个奴仆的身分!

    “奴才知错,皇上请息怒、请息怒!”知道皇上真的发火了,太监努力磕头求饶,尽可能的想要挽回一切。

    然而他越说“息怒”,段元凛反倒越是厌恶,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元轸。”

    “皇上请吩咐。”元轸即刻躬身回应。

    “本王不想再见到他,换个不会自作主张的人过来。”

    “奴才遵命!”

    “皇上,请再给奴才一个机会!皇上……”

    御书房外的侍卫听元轸命令,马上将这个太监拖了出去,不让他再继续吵吵闹闹的惹皇上恼火。

    直到御书房内暂时只剩段元凛一人后,他一只手轻敲桌面,眼神深沉,思考着苏璇这么做的意图。

    难道她真的不奢求他的宠幸,宁愿被他遗忘也不要紧?但如果她真存着这种心思,一个月前又何必使出浑身解数也要留他下来共度一夜?

    这个女人从入宫之后所做的一切事情,都透露出前所未有的矛盾,他每每以为自己能看透她,到头来却又总像是被她摆了一道,而且连问题出在哪里都还摸不清。

    沉思多时后,他扬起一抹笑,“呵,有意思……”

    既然她是第一个他摸不透的女人,为了这一点,他不介意再与她“玩一玩”,改变自己原本的心意,再度出现在她面前。

    但这一回,他不会再轻易被她骗了,非要将她真正的心思摸个一清二楚不可。

    睽违一个月,段元凛再度来到苏璇的寝宫门前,守门侍卫见到他出现,先是吓一跳,之后才想到该行礼,不过被他宽袖一挥免了他们的礼,也不准他们发出半点声音。

    他很清楚,有些女人在他面前是一个样,他不在时又是一个样,所以他打算趁此机会看看私下的苏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见他进入宫门,恰巧经过的宫女也是讶异不已,却都在他的示意下没有出声,让他长躯直入,没有惊动到在宫内的苏璇。

    现已入夜,段元凛遣下随行的太监一人进到寝房内,发现里头的灯虽然是点起的,苏璇却不在里头,都这种时候了她还能到哪里去?

    正纳闷时,他隐约听到寝房外的小庭院传来有人交谈的声音,他离开寝房,无声的进到小庭院里,打算一探究竟。

    “娘娘,您真要一直‘不方便’下去?”

    “对,无论你再问多少回,我的答案都是一样。”

    小庭院里,小意正提了盏灯,帮苏璇照亮视线,此刻的她正蹲在一处种满不知名矮草的园圃内,慢条斯理的摘草叶,并将草叶放入搁在一旁的竹篮内。

    “奴婢知道自己不该多话,但奴婢是替娘娘担心,再这样下去,娘娘会被皇上彻底冷落,之后在后宫内会无法立足。”小意担心的说道。

    “我知道自己这么做会带来何种后果,但我就是想要这种后果。”苏璇心情轻松愉悦的说着,“况且他的作用已经结束了,没有再过来的必要。”

    作用?什么作用?段元凛在后头微整起眉,参不透她这句话的意思。

    不只他参不透,连小意也听得一头雾水,“什么作用?”

    “呃?”苏璇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某些秘密,赶紧笑着避开话题,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必太在意。”

    “但说实话,本王很难不在意你所说的这句话。”

    “呃?”

    苏璇与小意同时回过头,这才发现段元凛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站在她们后头,不晓得将她们的对话听进了多少。

    小意赶紧躬身行礼,“奴婢参见皇上。”

    “臣妾参见皇上。”苏璇也赶快起身行礼,心中更是一突。

    他为何会出现?他不是早已说过不会再来了?对于这意外的发展,她心惊胆跳,完全没有小意的欣喜。

    他不该出现的,这样事情就与她上一回所面临的发展不同了,接下来的事想必又会发生变动,与原本的越差越远,这对她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她似乎也要无法掌控新的局面了。

    “苏嫔,你刚才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本王很有兴趣想搞清楚,对于你来说,本王到底有何‘作用’?”段元凛笑笑的等她解释。

    “臣妾刚才脑子有些混沌,不知怎会脱口而出连自己都不太明白的话语,因为解释不了,所以才要宫女别太在意,也请皇上不必将臣妾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苏璇心慌意乱的回答,就怕他硬要逼问到底,那么她就头疼了。

    “哦?你经常胡言乱语?”

    “我……或许是入了夜,精神越来越不好,脑袋才跟着不灵光起来。”

    “既然你精神不好,又为何不早早休息,反而待在小庭院内摸东摸西的,看来乐此不疲?”

    分明是在装傻!这女人果然不希望他再出现在她面前,甚至他不出现,她反倒过得更自在快乐,一点都没有深宫怨妇的样子。

    对她来说,他究竟有何“作用”呢?她这话已大大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因为……臣妾的香草快用完了,要是没有这些香草佩带在身,臣妾就觉得很不习惯,所以才赶紧出来摘采。”

    “哦?什么香草?”段元凛迈开步伐靠近,来到小园圃前面。

    看来他是暂时不会走了,苏璇只好稳住心神与他周旋,“它叫‘安神草’,有一种特殊香气,晒干后做成香囊佩带在身上,可以驱赶虫邪侵扰;若是将新鲜草叶泡成茶饮用,则有镇定心神的作用,夜里睡不着时,将处理过的安神草当成熏香燃起,也可帮助入眠。”

    “你对这草懂得真多,是谁教你的?”

    “臣妾自幼就对医药有兴趣,闲来无事便自己翻阅书册增长知识,一切都是自学而来。”并且,宫内这一片小园圃也是她亲手种植、整理的。

    她在苏府原本的闺房旁边,也有这样的小园圃,如今在宫中日子百无聊赖,最容易打发时间的事情之一,就是细心照料这些香草。

    “别家的闺女学琴棋书画,你则看医书,有何用处?”段元凛弯腰拾起一片放在竹篮中的叶子,好奇观看。

    听他的语气有些不以为然,苏璇心中突然冒起一把火,可即使有些气恼,她却还是只能忍下这口气,“现在虽然没有太大用处,但或许将来有一日,会派得上用场。”

    他笑晚她一眼,“你想抢宫中御医的工作?与其当本王的嫔妃,你还比较想当御医?”

    “当然不是。”她即刻低下头,心慌的解释,虽然很想说的确就是这个样子。

    “能够成为皇上的嫔妃,是臣妾三辈子修来的福分,臣妾怎么可能如此不知好歹?”

    “是吗?本王为何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苏璇微咬下唇,感到有些苦恼,他分明是来找她麻烦的,不管她如何回答,他都能挑出地方大作文章,就是不让她好过……

    这个无聊、可恶、该死的男人。

    段元凛闻了闻手中的安神草,发现它气味淡雅,虽不若花香般馥郁芬芳,却也不像寻常草叶般草味浓厚,或是辛香料那么的刺鼻,确实是挺舒服的气味。

    接着,他刻意低下头,在她肩颈窝嗅闻着。

    他这举动害苏璇吓了一跳,他过分亲密的靠近让她非常不习惯,想要闪避,却又不能真的这么做。

    她想起两人唯一赤裸交缠的那一夜,属于他的气息、体温、重量将她紧紧缚住,他彻底掌握了她的身子,让她无处可逃,只能深陷在由他所勾起的欲望浪潮中,几乎要喘不过气。

    一想起那一夜,她的身子就忍不住微微轻颤,每一处曾被他碰过的肌肤似乎重新浮现了当时的感受,敏感而发烫,就连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快起来,

    “果然,你身上就是这个味儿。”他刻意在她耳旁暖昧的低喃,“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这味道,就连褪下衣裳后,那洁白细腻的肌肤上也尽是这个味,真让本王印象深刻。”

    她一征,随即羞涩的涨红脸蛋,就连耳根、脖子都红了起来,完全抵挡不了他这情场老手的调情。

    “虽然这味并不难闻,但…还是让本王有些不满意。”

    她非常努力的保持镇定,偏偏微颤的语气还是泄露了她的不安,“如何……不满意?”

    “你是本王的女人,该染上的不是这香草味,而是……本王的气息。”段元凛突然打横抱起她。

    “啊――”完全没有准备的苏璇吓得惊叫出声,赶紧攀住他宽厚的背脊,她心慌意乱,不懂情况怎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她瞪大双眼,完全没了刚才的镇定,他想做什么?难道……又是那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