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

达达兔甄嬛第77,宠爱达达兔,如懿传达达兔腾讯

    “你用这种态度来同一个病人讲话,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突然,由唐昱逍的脑际上方传来一个嘶哑得有如几世纪没说过话的声音,他狠狠怔了一下,迅速的抬起头,只见躺在床上的沈曼心微微的张开双眼,苍白而又无力的脸上似乎还闪着一丝疲惫。

    唐昱逍几乎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曼……曼心……”

    “好吵哦,连觉都不让人睡好一下,就听见有个难听的声音像乌鸦一样在那里不停的罗哩叭嗦……”

    她无视于对方的震惊,由干燥的唇角处释放出一丝淡淡的浅笑,“请问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家伙是非洲跑过来的难民吗?”

    唐昱逍似乎才惊觉自己此刻的狼狈,这阵日子,一方面着手调查伤害沈曼心的凶手,另一方面,他每天晚上都会来到医院守在她的床边希望她快快醒来。

    脸未洗胡子未刮的唐昱逍现在的形象与乞丐还真是没有差别。

    只是――

    “你这个笨蛋,谁让你不顾一切的为我挡枪的,谁让你不在乎自己生命危险来救我的,谁让你在这里一躺就是好多天的,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个笨女人,我掉了多少根头发,可恶……”

    话至此,连眼泪都没出息的夺眶而出。

    听着他又是训斥又是责骂的吼声,又看到他情不自禁所掉下的男儿泪,沈曼心虚弱的挑挑唇角,“乖孩子不要哭哦,姐姐会给你买糖吃的……”

    “你……”

    听到沈曼心的这句调侃,唐昱逍真是气也不是怒也不是,他突然好无助的将脸埋进她的胸前。

    “你知道吗?当你中枪昏倒在我怀中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感觉到这个世界对我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那个时候我脑子好乱,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无论如何,只要你能活着,就算倾尽我的所有也无怨无悔……”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那种不安全的感觉没道理的整天缠绕着我,我好害怕你真的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放心,我再也不会逼你去认正男哥,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再也不会要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了……”

    都是他的错,出事以后,他想过无数次的如果,如果他当时没有因为白正男和曼心吵架的话,他就不会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人跟踪了。

    如果当时他肯心平气和一点再小心一点的话,曼心就不会出意外。

    所以,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就算他杀了自己都无法表示出对曼心的歉意。

    苍白细致的眉头微微颦起,沈曼心闭上双眼,“你这个白痴,我醒了这么久了,你都不说去帮我叫医生来帮我检查身体,是不是想害死我再另找一个老婆呀?”

    “哎呀――”唐昱逍惊叫了一声跳起来,火烧屁股一般地向外冲去,该死的,他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呢?

    沈曼心又费力地睁开眼睛,细致的眉头拧得更紧,喃喃地道:“说他是白痴还不肯承认,明明有呼叫铃可以按却非要跑出去叫医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沈曼心终于在大家的盼望之下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呃……不,是被唐昱逍抱出了医院的大门。

    对于她勇敢的救了唐家小儿子一事,唐家从上到下几乎每个人都将她当成恩人般看待,这期间,当然也少不了白正男的多次探望,只是太多话,同样都内敛着的二人都无从开口说出。

    就像沈曼心所说的,不恨他已经是她的极限,对白正男,她实在是无法生出再多的好感。

    就算通过唐昱逍的嘴巴,她知道了是白正男输血救的她,她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态度。

    对于沈曼心那一晚娴熟而又敏捷的身手,唐昱逍对此提出了好大一个疑问,但是沈曼心的回答却是――由于她从小离家出走独自一个人在外面生存,为了避免被人欺负,所以在与那些小混混打架的时候,这样的身手就在无意中所形成了。

    对于这样的解释,唐昱逍虽然不太相信,不过在一时之间,他也无法找到任何纰露,反正只要她能安然活着,那就比什么都好。

    日子好像一下子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白正男有时会突然造访唐家,目的当然是探看他的妹妹沈曼心。

    “我要去公司上班!”

    当白正男不知道第几次造访唐家的时候,一进门就听见沈曼心任性的声音,他急忙走向客厅中正在对峙的一对男女,“昱逍,曼心,你们在吵架吗?”

    无论沈曼心对他有多冷淡,他依然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唐昱逍一脸怒容地向他告起状来,“正男哥你来得正好,你知道这个女人说什么吗?她要去上班!该死的她要去上班,她才出院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想去公司上班,天知道她在公司的那个职位是我为了把她绑在身边才硬是派了那么一个闲差给她,事实上她在公司里什么贡献都没有……”

    一大串贬低沈曼心的话从唐昱逍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希望用这种方式使沈曼心打消去公司上班的蠢念头。

    白正男急忙把担忧的眼神放到沈曼心的身上,但是出口的声音却是异常柔和,“曼心,我已经把公司的股份拨了百分之十到你的名下,每年你都能有不少分红,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而且昱逍也能养你,你根本就不需要工作……”

    沈曼心对唐昱逍的贬低和白正男的劝慰无动于衷,冷着一张俏脸坐进沙发,“反正我要去上班!”

    “沈曼心,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才罢休?”唐昱逍努力地瞪着沈曼心直咆哮,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怎么就不懂他爱她的心。

    “昱逍!”听到唐昱逍的咆哮声,白正男不悦地拧起了眉头,他不喜欢听到有人对他的妹妹大小声。

    唐昱逍停止咆哮,粗重地喘息了一下,双手环肩一屁股坐到沈曼心对面,冷冷地道:“不论如何,你休想回到公司上班!”

    白正男坐到沈曼心身边,温柔地凝视着她倔强的小脸儿,因为受伤的关系,她的脸色一直都很苍白,让他真是心疼。

    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你真的那么想上班的话,等过些日子你的伤好了到咱们自己家的公司来上班,我安排一个轻松点的工作给你干……”

    沈曼心冷冷地截住他的声音,“我只到环亚上班!”

    “休想!”唐昱逍冷冷地道。

    白正男耐心地询问:“曼心,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去环亚上班?”

    沈曼心瞥了他一眼,微嘟着嘴一阵沉默,摆明了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曼心,如果你能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我去帮你和昱君说,让他安排你进公司,到时候就算昱逍反对也没关系。”

    他一直都没能善待这个妹妹,现在他只想补偿她,只要她高兴,随便她想怎样他都想宠着她,哪怕是不合理的要求。

    “正男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她身上的伤还没全好呢!”唐昱逍焦急地反对,并且沉下一张俊脸,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他家不欢迎白正男这号人物。

    “两个月前,我得到一个消息,有人一直在暗中贩卖关于环亚集团的内部数据给环亚的对手公司……”突然,沈曼心开口了,两个男人马上就聚精会神地听她接下来的话。

    “于是,我就跟素菲一起进行了调查,素菲是我的死党,你们不用认识她。调查的结果让我相当不满意,买家的钱都是汇到瑞士银行的一个账户中,根本就无从查起,而卖家从来都不肯露面,只是依靠网络来传递消息。

    “不但如此,这家伙还算是个网络高手,他都是通过代理网站上的网,而且上网时间不会超过五分钟,而五分钟这个时间太短了,就算是再高段的网络高手也没有办法在五分钟内查到确切的上网地址。

    “不过我们最后的研究结果就是卖家是环亚公司的内部员工,而且是职位很高的内部员工,否则的话,不可能会有人接触到那些机密档。”

    沈曼心顿了一下,严肃的目光射到唐昱逍身上,“你是环亚集团中除了大哥以外唯一一个不可能泄露公司机密的人,不要跟我说大哥没有跟你研究过关于公司机密被泄露的事。”

    “等等……”唐昱逍迷糊地举了举手,“曼心,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他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女人一点都不了解,以前不了解,现在同样不了解。

    “我是……”沈曼心瞥了一眼身边的白正男,又把目光放回到唐昱逍的身上,“我是职业的消息贩卖者!”

    “你说什么?你是消息贩卖者?”唐昱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开什么玩笑?她怎么会从事这么危险的职业?

    沈曼心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道:“就在这时,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大哥想要委托我调查关于公司内奸的事,于是我就结束了我的旅程回来了。”

    一旁,白正男就像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般,情绪激动地望着沈曼心,嘴唇颤抖着,给人一种他很想哭的感觉。

    “曼心,去年帮我找出公司内奸的人是你对吗?”

    一年前,白氏集团出现了类似事件,白家的某个非掌权人为了拉白正男的后腿好自己上位,居然不惜损毁公司的利益,出卖了不少公司的机密档给对手公司,让白氏集团出现了巨大的经济危机,也让白正男险些被股东们拉下总裁的位子。

    就在白正男一筹莫展的时候,他接到一封电子邮件,一个署名名叫做“天眼”的人给他留了一个账号,说只要付十万块进那个账号,就告诉他内奸是谁。

    反正十万块也不是什么大数目,他就付了,没想到果真得到了内奸的姓名,连带得到的还有那个内奸出卖公司机密档的证据。

    而这次环亚集团出现内奸之后,他看好友唐昱君一筹莫展的样子,就把“天眼”的邮件地址告诉了他,唐昱君于是半信半疑地发了封邮件过去,没想到果真得到了响应。

    沈曼心无视白正男表示出来的激动,撇了撇嘴道:“我那个时候正好手头有点紧,一个人名换十万块零花钱,我觉得是一笔很划算的生意,就做了。”

    “曼心……”白正男突然一把将沈曼心抱进怀中,紧紧地搂住她,同时又带着十二万分的小心避免弄痛沈曼心的伤口。

    他声音哽咽地道:“我的好妹妹……”

    这就够了,他不会再贪心了,当沈曼心知道他有困难的时候没有坐视不管,已经让他知道了沈曼心的心意。

    她没有仇恨他,这让他心头的一块大石落了地,他再也不会因为曼心对他冷淡而伤心难过了,或许冷淡就是她的性格。

    “喂,正男哥,你放开我老婆!”唐昱逍急忙跳过来分开两个人,他像抱着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一样把沈曼心抱到自己的大腿上,用白眼瞥了白正男一眼。

    开什么玩笑,曼心可是他老婆耶,怎么可以随便给别的男人抱?就算是曼心的亲大哥也不行!

    沈曼心怡然自得地坐在唐昱逍的大腿上不下来,继续道:“昱逍,你现在应该知道我要回公司上班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帮你们抓内奸。”

    “那么危险的工作不该由你来做,你告诉我你的怀疑目标,然后我派人去调查!”他那些有过黑道背景的手下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只要有对象,随便一个人都能查出对方的底细。

    “问题就是……”沈曼心一阵苦笑,“我还没确定最后的目标是谁!”

    她在公司上班的那些天,每天大半时间的时间都被他占去,根本就没有时间深入调查,现在只是锁定了一份名单而已。

    唐昱逍紧抿双唇,说什么也不想答应让她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他根本就无法想象,如果在她身上又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会不会直接死掉给她看。

    “让她去吧!”意外地,白正男说话了,唐昱逍和沈曼心一起诧异地看着他。

    “我相信,你会保护她的!”